当前位置:首页> 新闻中心> 媒体报道

祢衡,我的家乡人

时间:   来源:
【字体:    打印

孙俊亭

  用拼音输入法输进字母mi,一敲,有“祢”“弭”两个姓氏字蹦出。在我的家乡,就有这样的姓氏村庄,一是紧邻镇政府的小祢家村,一是镇北十里之遥的弭家村。

  出现这种情形,是因为祢衡。

  祢衡是谁?祢衡就是魏蜀吴三国争霸时击鼓骂曹的那位名士。

  《后汉书·祢衡传》载,祢衡,字正平,平原般人。般,有的书注今平昌人。其实,般是汉代称谓,后更名平昌。平昌在后唐被德平取代,德平县又在60多年前并入相邻县份。正确的说法,应是今山东省临邑县德平镇人。

  祢衡的故里就在镇东,小祢家村。许是受《三国演义》的影响,知道祢衡之后,惦记着这位先贤,回家乡几次,总想去看看究竟。可是,村里县上的乡亲们总说,那有什么看的呀,什么也没有,就一口祢衡用过的水井,还废弃了。如此听罢,我也就泄了气,未再勉强。

  不过,总是放心不下这位名士,终归是家乡人么。于是,我就开始留意祢衡的行止足迹。一次,到江汉之地出差,我就请教江城人:知道鹦鹉洲么?它在哪里?武汉同志胸怀海川,底蕴深厚,他们告我:鹦鹉洲怎不知道?!自古以来就与黄鹤楼齐名呀。然后又不无遗憾地指给我:鹦鹉洲是江中绿洲,汉水改道后在明代没入江中,看不到了。在武汉,祢衡墓保留好好的,与鹦鹉洲关联的地名也不少,像沟通南北的长江大桥,有一座就叫鹦鹉洲二桥。此言不虚。今年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,这座交通动脉因桥身晃动引起国人关注。灾福相倚,鹦鹉洲更出名了。

  祢衡的故事不复杂。汉末,小有名气的祢衡弱冠之年,走出家乡,闯荡社会。在那个变乱且做官需要名人推荐的时代,祢衡却扬言“文若可借面吊丧,稚长可监厨请客”,百般嘲讽著名文士荀文若(荀彧)和荡寇将军赵稚长(赵融)等一干社会名流。他也有自己佩服的人,但仅只两位,一是建安七子之一的孔融,还有一位是杨修,“大儿孔文举,小儿杨德祖”,便是他的名言。祢衡两次羞辱曹操,曹操不愿背杀人恶名,推荐给鼠目寸光的荆州牧刘表,刘表又将他推诿给心胸狭隘的江夏太守黄祖。不久,仅言不逊顺,祢衡竟被黄祖一怒之下杀害,死时年仅26岁。

  祢衡传世作品是《鹦鹉赋》,他死之后包括诗仙李白在内的历代文人对鹦鹉洲都有歌咏。据专家考证,鹦鹉洲沉入江中后,歌咏此洲的作品不降反升。而且,古往今来的鹦鹉洲诗文只有一个主题,那就是,千词万曲,悲歌壮吟都在同声祭悼着他——名士祢衡。“鸷鹗啄孤凤,千春伤我情。”“至今芳洲上,兰蕙不忍生。”祢衡和鹦鹉洲已经成了一个文学符号,文人骚客抒发情怀的标识。

  诚然,犹如曹操一样,关于祢衡的褒贬是非始终没有停止。记得某知名大学教授写过一篇文章,叫《品得不公——易中天<品三国>指瑕》,专门说到祢衡与曹操的关系。易中天先生送给教授《品三国》,他赏读的同时读出了画外音:“扬曹操,抑祢衡,透露出一股强烈的‘成者为王败者寇’的气味。”教授要与易中天先生商榷。

  说实话,《鹦鹉赋》高古典雅,我没完全读懂;祢衡短暂一生,其亮点我是没完全搞清楚,不可能像教授们明察秋毫。京剧《击鼓骂曹》全本,我也没有拜读,只是一睹剧照,记得剧作家、艺术家们给祢衡创造了一句话:只恨没有杀人的刀。祢衡,这位家乡人,真如剧中恃才傲物、不畏强暴的斗士?是孔融大力举荐的“淑质贞亮,英才卓荦”的人才?抑或文人歌咏的壮志未酬的“屈死冤魂”?还是一个桀骜不驯、目中无人、口吐狂言的犟眼子?看来,祢衡的评说道不尽,是个不会轻易打住的话题。

  言归正传。在我的家乡,“祢”“弭”确实藕断丝连,小祢家村和弭家村是同根同祖,相传建安年间因为击鼓骂曹,祢衡家人为避灾祸迁移新址,以致后裔“祢”“弭”沿用至今。俗话讲,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。而“祢”“弭”让这一老理儿有了新解,千百年来,其虚与委蛇、忍辱负重,恐怕一句两句说不清楚,它的背后肯定隐藏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。对此,当是没有疑问的。名士祢衡俊,诗赋华夏鸣。再补充一句,这两年,走向富裕的家乡人,开始在祢衡井旧址的基础上,为名士立碑塑像,以祢衡命名的公园芳草萋萋,已经成为四周乡邻休闲健身的家园。

  (来源:中国社会报2020.9.16)


扫一扫在手机端打开当前页

中文域名:民政部.政务联系我们网站地图
版权所有: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 网站标识码:bm12000003
ICP备案编号:京ICP备13012430号 京公网安备11040102700079号

民政系统
政务新媒体矩阵

版权所有: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电脑版